三体社区泛科幻大本营

注册

只看楼主

请不要返航,这里不是家

逃亡 发表于 2016-3-14 10:08:38 [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本帖最后由 逃亡 于 2016-3-14 10:22 编辑

刚刚看了一段豆瓣上对青铜时代号的评论,加之之前发过一艘自制的恒星级战舰模型图片,冠以青铜时代号,所以感触颇深。特此po。看之前点开音乐链接更有感觉。青铜时代号 Danny南海边 2015-10-30 15:10:20
凭着沉睡已久的兽性,人类建立了黑暗森林威慑。十四年前被迫逃离太阳系的青铜时代号终于可返回地球了。踏上归家路,飞船上的游子感慨万千:回家了,可以看到孩子了;回去后就退役,开一家小农场,永远生活在大地上。
但,他们永远也想不到。。。

》,史诗般的配乐,来自Epic Score。乐曲前奏轻灵,旋律磅礴大气,电吉他的脉动声浪,一圈一圈回荡耳畔。最后,当末日般的黑色和声响起,预示了青铜时代号回家后的悲壮命运。

三体中人类为什么要特意欺骗本已决定永远离开地球的舰队成员回来受审?可以在现在的法律中找到依据吗?
王立言Cedric,你若对我不忠,休怪我对你不孝 转!!!!!
作者:东南大学王禄生


“黑暗战役”是犯罪行为吗?
审判“青铜时代号”舰员无疑是让小编印象最深的情节之一。
很遗憾,威慑纪元的法官最终判定他们在“黑暗战役”中的所作所为构成犯罪。在小编看来,“青铜时代号”案无疑是《三体》三部曲中最大的一个冤案!我们不妨来简单回顾一下这起刑事案件涉及的细节吧:这个故事发生在一场惊心动魄的让地球舰队近乎全部覆没的大战——末世之战——之后。熟悉小说的朋友一定记得,当时三体世界区区一个强互作用力探测器(“水滴”)就团灭了人类不可一世的星际舰队。用《三体》中的经典台词来说就是:无知和弱小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不过,有两只舰队有幸逃过了浩劫。在人类星际舰队几乎全部毁灭的背景之下,残存的舰队其实是人类唯一的希望。而有限的资源无法维持整个舰队。为了生存,他们需要集中最大范围的资源。于是,“青铜时代号”战舰和“蓝色空间号”战舰对其它幸存的星际战舰发动突袭也就成为当然。具体而言,就是使用电磁脉冲产生的次声波屠杀了其他战舰的战友。这件事发生在危机纪元205年,史称“黑暗战役”。“黑暗战役”之后,“青铜时代号”和“蓝色空间号”做了两件事:其一,拆卸被屠杀战舰的设备和能源;其二,是把被屠杀的舰员遗体作为高蛋白食物补充自己战舰上的食品库(次声波屠杀之后遗体保存完好)。还有舰员在审判时解释道:“有一千多人要吃饭,当时如果没有额外的补给,会有一半人死。即使没有这种情况,考虑到未来漫长的航程,把那么多宝贵的蛋白质资源抛弃在太空中不加以利用,才是打破了道德底线……”。通过回顾案件,我们发现“青铜时代号”的舰员因为两个犯罪行为被判决反人类罪:(1)屠杀战友;(2)吃人。这两个行为都违背了人类社会的基本道德。然而,在小编看来,这根本不是犯罪。这还要从法理学的一个经典争论讲起——“洞穴奇案”。这是美国20世纪法理学大师富勒于1949年在《哈佛法学评论》上发表的假想公案。故事的剧情是:五名洞穴探险人受困山洞,水尽粮绝 无法在短期内获救。为了维生以待救援,大家约定抽签吃掉其中一人,牺牲他以救活其余四人。威特摩尔是这一方案的最初提议人,但在抽签前又收回了意见。其他四人仍执意抽签,并恰好选中了威特摩尔做牺牲者。获救后,这四人以杀人罪被起诉并被初审法庭判处绞刑。有木有觉得和“青铜时代号”的遭遇一样?!但这个案件之所以被称为20世纪最成功的法理学假想案就因为它引发的广泛争议。从不同意见中可以折射不同的法理学流派。审判案其实在深层次反映了一种法律命题的争议——人类在极度的绝境中的行为是否还需要遵守基本道德与法律规范?
(《洞穴奇案》一书记载了14个假想判决)
有赞成死刑判决的意见认为,法官不应该关注道德与法律的困境,法官就应该坚定地执行法律,而“洞穴奇案”中的四名幸存者无疑违背现有法律,理应处以死刑。更多人反对适用死刑。其中有代表性的观点认为,法律只适用于文明世界,小编就倾向于赞同这一观点。“洞穴奇案”中的当事人的极端生存环境已经使他们暂时脱离了文明世界,他们已经自成一个独立的小社会,他们当然不需要遵守人类的基本道德,也就自然不需要承担杀人的法律责任。人类历史中还就真正发生过“洞穴奇案”的案件,而且还被改编成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看过电影的朋友一定会记得,最后船上那些“动物”事实上都是人,少年派用精神臆想来缓解自己杀人吃肉的道德折磨。(最终Pi并没有受到刑事处罚)
(历史上理查德·帕克真有其人)
可见,“黑暗战役”中“青铜时代号”实际上就是三体版的“洞穴奇案”。“青铜时代号”当时所处的场域已经使他们远离人类社会,同时,作为人类仅存“火种”的使命感又增加了他们生存的重要性。
在逃亡开始之初,幸存舰队已经组成独立于地球的“星舰地球”。
在这个意义上,小编认为,在当时,“星舰地球”根本不需要、也无法遵守人类社会的道德准则。
“青铜时代号”舰长用生命向“蓝色空间号”发出的警告——不要返航,这里不是家——恰恰说明了他们处于两个社会。
不知道您又是如何看待“青铜时代号”在“黑暗战役”中的选择呢?


青铜时代号

青铜时代号

回复 点赞(1)

失去人性,失去很多;失去兽性,失去一切。

遁入时光 发表于 2016-3-16 12:26:18

2

沙发

本帖最后由 遁入时光 于 2016-3-16 15:35 编辑

哈哈,我恰好与楼主的观点不同,但也不是完全不同,这里还要从法律的几个基本属性说起。
一、任何法律只要他是法律就必然是专制的,处在法律约束力的一方以压倒性的暴力迫使被约束的一方依法行事,这是法律得以正常维持社会制度与秩序的先决条件。专制是绝对的强制,但不是贬义,既可以是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专制,也可以是正义对象对非正义对象的专制。
二、任何一种行为是否应该对其进行法律审判,有且只有一条评价标准,就是其行为是否违反了法律条规。除此之外的其他因素不应考虑,这是法律之所以能够存在而被所有人当作行为规范的必须条件,这体现了法律的公正性。(和楼主的不同看法主要在这一点上)
三、任何法律都必须能够完成定罪和施惩的两个要素,否则法律不具备有效性。(这一条最有意思了)

      那么具体到黑暗战役来看,仅就青铜时代与蓝色空间的行为本身来说是否违反了人类法律的标准呢?答案是显而易见的,罪大恶极,我相信在这一点上应该很容易达成共识。对某种行为的法律评判,注意只是评判,只跟评判方的法律标准有关,跟对象的具体处境无关。一个在美国杀人的罪犯,那么在中国的法律面前他也仍然是罪犯,在太空杀人吃人的蓝色空间和青铜时代在地球的法律标准中也无疑是罪犯,但在三体人看来可能就未必是罪犯了,这是因为三体人的法律标准可能与我们不同。再假如在遥远的另一个星系也有一个文明,他们也有法律,在他们的法律中杀人吃人也是违法的,那他们会怎么看待呢?答案是他们根本不会有任何看法和评判,这是因为整个事件没有进入他们的光椎,他们无从获知事件,也就无从判断了。说到这应该可以总结,法律评判的发生是基于对事件的完整获知,而评判的结果则基于评判方的法律标准,所以法律的整个评判过程是片面的,不因被评判方的意志与处境变化。但法律的评判也是有范围局限的,这个局限就是可获知事件的范围。可获知事件的范围和法律标准共同构成了法律视界,在不同的法律视界之中,评判可能相同,也可能不同。
         但这就是法律吗?显然不完全是,完整的法律除了要形成判断之外还要能都对被评判者施加有效的约束力,或者干脆说暴力。法律的评判是片面的,但施加约束力是互动的,也就是说“我”必须能够把暴力施加于“你”那我的法律才对你生效。在中国看来,美国杀人犯是罪犯,但在美国的罪犯看来,他绝不认为自己违反了中国的法律,原因就是中国的法律暴力无法施加于他,所以中国的法律对他无效。  所以由此可以看出,法律的有效性或者说约束力也是有局限性的。法律效能的发生只跟法律约束力能达到的范围有关,跟对象的性质无关。一个美国人在中国犯法,别看你不是中国人,中国法律也照样收拾你,别看你是美国人,只要你还没有回国,奥巴马也没法到中国来枪毙你。(奥巴马弄死本拉登这事得另说,而且说来话长,但绝不是例外。)
         在黑暗战役中,蓝色空间和青铜时代在太空中作案,他们的行为被地球获知,以地球一方的标准依法对他们做出有罪判定是没问题的,但目前这也就仅仅是个看法而已,因为地球的约束力还无法作用于他们,只要战舰不进入地球的约束力范围,那地球法律的有效性对于他们来说就不存在,没有有效性的法律就不成其为法律,也就可以认为自己没有违法。当然这样的认为也是片面的,在没有作用力可以互相施加的情况下,任何一方都是且只能是片面的。
        但是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倒霉的青铜时代回去了,当他进入地球法律约束力范围的那一刻起,他的境遇就产生了突然的变化,地球法律可以对其生效了,那么在有效的法律面前依法对其进行审判和惩罚就顺理成章了,又有什么不对呢?无疑青铜时代是有罪的,而蓝色空间呢?他们最终远离地球而去,永远的远离了地球约束力的范围,在没有相互作用力的情况下,双方都可以片面持有自己的观点,但这仅仅也就是个观点而已,之于对方都毫无意义,即便是站在一个中立的观点也只能遗憾地说,约束力之外,法律于此何干?
        要说地球对青铜时代的审判有一个众所周知的瑕疵,那就是采取欺骗的手段,诱使青铜时代回到地球约束力范围之内是否合法。我要是青铜时代的辩护律师可能只能依靠这一个支点了。但是在整个过程中根本没有人去提到这个方面,这貌似不合理的地方反倒是体现出了法律的一个核心属性,那就是专制性,对于青铜时代恶劣行径的人神共愤成为一种群体意志的时候,作为其代表的法律是完全可以强行认为常规法律对其不适用,甚至可以直接强行宣布对青铜时代即使欺骗也合法的是必要的。史强在进攻三体集会的过程中不就正是这样做的吗?这一切没有商量,就是专制的。
        再说说《洞穴奇案》,从法律方面讲和黑暗战役类似,他们迫于生存压力吃了人,但这一事件发生时,就如楼主所说,是暂时脱离了文明世界,也就是说是发生在法律视界之外的,法律视界无法对其获知也就无法评判和发生约束力,假如说他们永远藏起来,永远躲在地球法律视界之外,或者干脆逃亡到三体(三体好像吃人干不犯法,)那么他们的行为就可以认为不违法。但不巧的是他们最终获救,而这也意味着他们回到了文明社会的法律视界,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别忘了法律是专制的,是依据法律条文办事的,审判,绞刑,没有任何问题。
        现实中曾经有这样一些案例,儿子不孝迫害父母,为祸乡邻,老夫不堪其害奋起以毙之,于是这样的行为被人们冠以大义灭亲的美名,法律一但对其施惩,人们还往往报以同情,到这都是可以的,但是随后还有人发出了法律不公的叫嚣,可殊不知就是这些看似的“不公”才体现了法律最大的公正。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得例外。不论是你们约好的牺牲小我成全大我,亦或是大义灭亲为民除害,都不能成为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理由,也只有这样的法律才能成为所有人可信赖可依靠的法律。
         扯了一通好像传达了一个很不正能量的信息,那就是不被抓就不算违法,但这实非我的本意,要知道任何一个法律体系,就说是国家或是文明吧,其法律视界都是不断增长的,既要看得到,也要够得着,而且法律视界对于被约束对象来说仍然是具有压倒性的绝对强势,同时法律体系本身也会确保这一强势的存在,正所谓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有朝一日,当地球文明的宇航速度大规模超过星舰文明的时候,蓝色空间归案伏法的日子就到了。奉劝各位还是遵纪守法,默存侥幸,如蓝色空间那般的逃跑实力,一般人还是达不到滴。
         在黑暗战役和洞穴奇案里除了法律方面的问题还有道德方面的问题,由于这里面还要涉及新的概念——生存度,这说起来又话长了,下次在聊吧。这个概念的原貌是“存在度”出自王东岳先生的《物演通论》,这里为了缩小范围便于讨论就进行了无耻的变造,勿怪。

点评 引用回复 点赞(2)

遁入时光 发表于 2016-3-16 16:09:02

1

板凳

      至今还记得当初看到黑暗战役时那种震撼的感觉。好像有一扇通往深渊的大门在眼前突然打开了,那种感觉就像是黑客帝国里尼奥从繁荣世界的深梦中醒来,看到了人类挣扎生存的现实。三体中的这一部分恰恰是让我从被文明封装的人类社会看到了更真实的底层,那就是生存的原始意义。
      事实上所谓的道德与法律并不是天然存在的,而是文明社会的产物,但我们为什么需要这些呢?是因为我们需要维护人类社会整体的生存度。生存度并不等同于生存,生存是有无的问题,非生即灭。而生存度是强弱的问题,而法律和道德就和这个强度有关。
      当然维护人类生存度的条件包括但不限于道德和法律,而就本楼的问题就只聊聊这些吧。
      试想,在人类诞生的远古时代,在充满危机的野性荒原上假如只有一个原始人在孤独的求生,那他需要道德和法律吗?当然不需要,此时他虽然处于生存状态,但其生存度极低(因为人类并非处于食物链的顶端),其生存意义也极其原始和简单,就是活下去而已。但过了不久,他遇到了第二个人,他们发现彼此之间可以产生如下几种关系:
      1、干掉对方,对方的肉体可以满足自己几天的口粮。但无疑风险也很大,因为任何一方都不能保证自己一定能够战胜对方而不是被对方吃掉。
      2、谁也不理谁,各自走开,这样做看上去不错,最多是维持现状而已,但这个选择也有风险,因为他们对于彼此都已经暴露了,谁也无法确定对方的真实想法,万一对方的企图是吃掉自己呢?一想到这他们就发现双方已经处于无法化解的僵持局面,对于互相暴露的双方,任何一方的松懈都意味着死亡,他们必须始终保持戒备,直到死。
      3、相互协作,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显著提高生存度,两个人在一起可以完成一个人所无法实现的狩猎作业,活下去的机会会大一些,在这个过程中,如果能够提高对方的生存度那么自己也就安全一些了,毕竟对方若是吃饱了那又何苦冒险来为难自己呢?但这个选择本身也有风险,仍然是无法确认对方的真实想法。
      可是双方经过权衡他们发现唯有第三种选择是最积极的,尽管这个方案也有风险,但同时这个方案本身也具备了规避风险的办法,那就是通过满足对方的需要来实现自己的生存,于是人类第一种以利他主义为基础的协作团体出现了。
      他们协作狩猎,共同求生,的确取得了1+1>2的非凡成就,但总的说来仅仅两个人的小团体生存度还是太低,他们时常也要面临忍饥挨饿的困境,每当这个时候他们内心深处的求生本能还是会撩拨起吃掉对方的念头,但他们都按捺住了,原因就是他们都看到了双方协作的辉煌成果,知道自己一旦再度形单影只,可能结局会更悲惨,而这里还有另外一层隐含的原因,他们都清楚对方和自己一样也产生过那个“邪恶”的念头,但同样也都有一种顾忌,那就是自己没有把握用暴力征服对方。所以再三权衡后他们决定把目前的协作关系继续下去,为了能使这种关系继续保持和稳固,他们按捺自己的欲望,继续秉持着利他主义,于是最原始的道德就出现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这个小团体遇到了第三个人,他们发现和这第三个人可以发生如下几种关系:
       1、干掉他,可以解决几天的口粮,这很容易,打起来优势在自己一方,几乎没什么风险。
       2、不理他,各走各的,但是……凭什么,到嘴边的肉怎么能让他溜了。
       3、接纳他,这也许是一个机遇,因为两人团体在相互协作中已经感受到了人多力量大的好处,同时在原始道德的约束下,迫使他们产生了一点点的“远见”,现在他们更看重的是合作模式的生存潜力,为此他们已经不止一次的悄悄按捺住了吃掉对方的冲动,眼下不妨再忍一忍,也许新的机遇就在眼前。
       于是他们的团体扩大到了三人,一切都如当初预料的一样,第三个人的加入如同一个倍增器一般大大提高了他们的生存度,他们获得食物的机会更多了,狩猎的成功率也更高了,但是说到底,第三个人的加入对于他们的生存度也仅仅是量变的作用,他们并没有彻底摆脱饥饿带来的生存焦虑,仅仅是少了一些而已。那个原始的邪恶欲望时而仍会窜出来撩拨着某个人的每一颗牙齿,而于此同时,他也非常清晰地听到了来自另外两位同伴那牙齿磨碾的声音。
       他想,还好,我们是有道德的团队,可是……他妈的太饿了,我能恪守道德,但对方能吗?他发现,时至今日当初他发现第一个人时的那种焦虑仍然困扰着他,他看不透对方的心。不过,也不用担心,他并一定能打赢我……不对!现在自己面对的已经不是他而是他们了。
第三个人的加入使局面复杂了——当初两人团体之所以可以稳固存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当初两人实力均衡,使用暴力干掉对方的风险极大,因此即便他们再饥饿也不敢贸然动手。但现在,情况完全不一样了,如果对方两人连手来干掉自己,那风险已经小得多了,
而且,现在他们干掉自己之后也可以是一个两人团队,那比当初的只剩一人情况也会好很多,
是的,他们一定会干掉自己的,美美地吃一顿,而且几天都不用愁了,日后他们的两人团队会继续的稳固的生存下去。他绝望了,他闭上眼睛,等待着死亡的降临,然而他等了很久也没有人碰他一下,他感到奇怪,悄悄地睁开眼睛偷瞄了一眼,当他看到另外两人的表情时,他顿时明白了,原来那两人如他一样都是一副闭目等死的样子。他们和他想得一样,怕的也一样。
        共同的疑惧困扰着三个人,他们都知道找一个人联手,吃掉另一个是完全可行的,但谁是盟友?谁是猎物呢?他们都看不透彼此的心,无法相信任何人,他们被疑虑和戒备折磨得精疲力尽,但于此同时,他们也意识到了一点,不能放任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否则倒霉的极有可能就是自己,而且必须马上想出某种方法制止这种可怕的情形再次发生。
        于是,他们中的一人大着胆子说,以后在我们的团体中不能发生这样的事!
        另外两人出于对自身的保护也附和着说,对!
        这时又有人说到,那万一有人企图做这样的是呢?
        他回答,我们是有道德的团队,做那事是不道德的行为。
        然后呢?有人接着问。
        然后……他无言以对,这时候他感觉到,道德约束力只发生在生存度对等的对象之间,而生存对象(可能是个体也可能是群体)的根本生存目的是不断的提高自身的生存度,从而在生存环境中取得生存优势。可提高自身生存度的最佳方式就是干掉会威胁自身生存度的对象,提高自身生存度的方式既可以是自身的加强也可以是对方的削弱,此消而彼长。
从前在两人团队中,结构简单,关系明确,两人的生存度基本对等,在这样的局面中无法通过有把握的方式削弱对方而提高自己,所以道德可以维系团体间的稳定和规范,而在三人团队中情况复杂了,生存度随着个体间关系的变化会产生失衡,道德在这种境况中无法发挥任何作用,毕竟提高自身生存度是每个生存对象的根本需要,就连他自己也是如此。好吧,既然道德约束已经无法奏效,那就只能去寻找另一种更具有约束力的方式,他顺着道德往下想,想到了道德的更底层,既然道德的底层是生存度,那么为什么不能用强生存度的对象去约束弱生存度的对象呢?
        之前三人之间的疑虑和戒备主要是因为无法清晰地明确构成强弱各方的具体对象,所以谁也无法确定自己一定在优势一方,但现在只需要通过某种限定的条件来确立这一关系那所有问题就迎刃而解,重点是平衡,使每个人在这种限定的条件下生存度对等,那就没有问题了,就是说这种限定的条件对每个人都发挥同等效力的。顺着这个思路他很快想到了一个办法——
        我看,我们可以做一个约定,每个人都要遵守,以后如果有人企图威胁某人的生存,那另两个人就可以联手杀死他,吃掉它。
        有一人说,那如果我不接受这个约定呢?
        现在就吃掉你!
        好吧,我接受。
        虽然简陋,虽然破绽百出,但人类的第一条真正意义上的法律就此诞生了,他基于在复杂的人类群体中寻求动态的生存度的平衡,通过某种或一系列的限定条件去确立强生存度与若生存度的关系,从而约束属于这个团体中的每一个体的行为,而且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人类文明不断发展,法律以及道德也随之日新月异,逐渐形成了庞大而繁复的体系,但无论是任何一条法律条纹,法庭,执法机关,甚至一张罚单都是脱胎于高生存度对低生存度的约束力,没错,具体到人类社会的生存现实就是国家暴力。
      
        此一堆废话当然不是历史的真实,就是为了整理一下思路,同时提炼几条值得关注的要点。
一、        生存度。生存度是生存的强度,包括但不限于生存的概念。生存是一种状态,任何生命体无需也无法追求生存本身,也就是说一个活着的生命体他本身就处于生存状态,无需去追求生存,而一个非生存状态的个体也无从追求生存。所以任何生存对象所追求的一定不是生存,而是生存度。叶文洁在《宇宙社会学》公理中的第一条表述:“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我觉得这个表述似乎不太严谨,一个已经存在的文明本身就处在生存状态,又如何再去追求生存呢?那么假如换一种说法:保持生存状态是文明的第一需要,对吗?好像也有问题,如果仅仅是保持,那就只需要维持现状就可以了,如此第二条公理中“文明不断增长和扩张”又从何说起呢?这个时候我猜想也许对于文明来说,第一需要的并非生存,而是一个已经存在的文明其第一需要是提高生存度,提高生存度的方式及结果都是文明的增长和扩张,对于生存度的追求任何生存个体都是无止境的,原因就在于生存度是一个相对概念,此消而彼长,就算自身安于现状,但只要其他对象不断提升生存度,那么也就意味着自身生存度的降低,而这种落差一旦低到一种极端的程度也就会导致最终的量变。
二、        道德以及道德约束力只存在于生存度对等的对象之间,否则道德没有存在的基础。道德之所以是道德而区别于法律是因为道德是发自主观自愿的利他,而这样的自愿也必须来自于发生关联的双方,这样的道德才是道德。所谓的主观自愿一定是在双方互不造成压力,或者说生存度足以相互制衡的前提下才会产生。如果在三人团体中,两人结盟后对另一人说,既然道德是利他的,那你就牺牲一下,能让我们吃掉你吗?在此状况下弱势的一方无论如何选择都一定不可能是纯粹的主观自愿,因为生存度落差所产生的压力是客观存在的。还有另一种更加匪夷所思的情况,两人结盟后对另一人说,既然道德是利他的,那你就吃了我们俩吧。尽管获利方发生了异位,但生存度的强弱对比仍然没变,在这种状况下弱势的一方虽然可以获利,但即就是获利也是在压力下被迫使然,所以这也不是主观自愿,都不是道德。

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获利方是强势还是弱势,而是强势一方迫使弱势一方去进行选择,在面对压力时,弱势一方接受这个问题是被强加的。如果不是面临压力他大可以不接受这种问题。
       在《洞穴奇案》中,发起抽签吃人的提议者,在一开始提议的时候是主观自愿的,而这时候他也不能确定获利方是谁,其他人在对于这个问题进行选择的时候也是主观自愿,那时他们既不知道别人会怎样选择,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是获利方,所以他们都是根据自己的判断和意愿来自主的面对这个问题,在这个关系中他们是生存度对等的个体,他们的选择也是道德的,在不知道牺牲者是谁的情况下,做出这样的选择虽然极大的可能是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运气不错,但也不能排除具有主观上的利他性。
        可问题在于在抽签前,发起者试图收回意见,而就在这时其他人不干了,事件的性质就在这一刻发生了变化,其他四人坚持抽签,意见相同的四人形成了同盟构成了高生存度对低生存度的发起者的压倒性优势,并坚持要发起者也一起参加,发起者这个时候再参与抽签显然已经是被迫的了,如果他执意不参加,结局基本是那四位省略抽签程序直接吃掉他。
        这个案件为什么会有道德争议,我觉得主要就在于事件过程中出现了微妙的变化,正式这种变化导致了事件性质脱离了道德的范畴,而降位到生存度竞争的层面,那么在一个非道德的层面去讨论道德无疑是不可想象的。
    具体到黑暗战役的境况,几艘战舰表面上实力都差不多,可以实现制衡,但有一个关键的因素随时会导致制衡的破裂,这几艘战舰中,任何一艘都具有单独一举毁灭其他成员的实力,唯一的问题是这种事情何时发生,谁先动手,当然在那种情况下,谁先动手谁有利。
当任何一方决定动手时另一方的生存度就急剧下降,在这种压力下,而且自己明显也有能力反客为主的情况下,唯一的希望就是先动手,不杀你都没道理!
      在黑暗战役中,作者用生存资源的匮乏为战役的爆发进行了铺垫,提供了一个理由,而且在叶文洁提出的宇宙社会学公理中也有相关表述,“宇宙中的物质总量保持不变”也意味着生存资源的有限,既然有限那就一定需要竞争,需要抢。好吧,既然“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那么抢就抢吧,吃就吃吧,在任何人都可以体会的生存迫切下这一切恶劣的行为好像突然间就合理了,为什么?为什么如此大逆不道背信弃义的行为突然间就可以为人接受呢?我只能猜测,这估计是作为对于读者们那脆弱的感情与接受力动了恻隐之心,作者担心他真实的,比之更加黑暗的思考读者根本就接受不了。
        但在小说中,作者的真实思考还是阐述出来了。
        一、猜疑链,猜疑链的产生跟生存资源什么的根本没关系。在人类整体社会这个高生存度的制约者已无法对舰队中的几方施加制约力,同时各方之间都无法实现有效制衡的情况下,就意味着法律以及道德的存在基础都消失了。而在这个时候,恰恰是猜疑链延缓了战役的爆发,试想,如果一方明确知道另一方会攻击自己,那还有什么好疑虑的,当然是先下手为强了。正是因为在猜疑链中的纠结才使各方延缓了战役的发起,但结局已不可改变。
        只要有猜疑链的存在,即便是生存资源极大丰富,但只要没有制约和制衡,谁能把自己的生存寄托于对方那毫无根据的严以律己上呢,谁知道谁是怎么想的!

       二、更何况还有技术爆炸,技术爆炸是导致生存度产生变化的重要原因,一个强势者怎么可能仅因为生存资源丰富就坐视弱势者的存在,而其在以后的技术爆炸中极有可能超越自己,一旦强弱异位那可就不是自己说了算了。所以最佳方案只能是在有把握的前提下先干掉对方,这跟什么资源啊,宇宙物质总量啊,没半毛钱关系。
        
三、生存资源 作者在小说中几次提到了生存资源,试图通过这一因素为人类以及三体人在极端情况下的极端行为找到某种能令人接受的理由,任何人都会认同资源对于生存的重要性。那么在极端情况下采取极端手段来获取生存资源,比如三体人入侵地球,黑暗战役等等,好像都可以原谅,甚至被同情。但事实绝非如此,在小说中作者也明确的做了表述,在没有制约和制衡的情况下,根本不存在强弱双方争夺生存资源的情况,强势一方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将弱势一方变成自身的生存资源,比如蓝色空间和青铜时代所收集那些“蛋白质”。即就是对方对自身根本没有资源利用价值,那也丝毫不会影响“毁灭你”的需要,如歌者之于地球。他根本没有对地球文明做过任何资源考察就把地球以及太阳系压成了一张薄皮,不会有人真的以为他要包饺子吧。
  
所以在黑暗战役中,在生存度不能制衡的情况下,根本不存在道德问题,在没有更高约束力的情况下,也没有法律问题,只有最底层的生存问题,那就是如何取得生存度的优势。
在如此的前提下,任何法律与道德的审判都不过是无根之水罢了。

点评 引用回复 点赞(1)

维德的断臂 发表于 2016-3-16 18:40:38

地板

太多了,懒得看完了
来自: 手机APP客户端

点评 引用回复 点赞(0)

poyema290 发表于 2016-3-19 14:19:30

5#

好啊楼主,没想到啊,太好了

点评 引用回复 点赞(0)

abajs 发表于 2016-3-19 18:10:08

6#

看的人少,回一下

点评 引用回复 点赞(0)

Dr.林 发表于 2016-3-19 23:50:55

7#

GOOD

点评 引用回复 点赞(0)

天晴去火星 发表于 2016-3-20 01:42:27

8#

3楼太长了,码字不容易。。

点评 引用回复 点赞(0)

一只大能猫 发表于 2016-4-20 15:27:16

9#

试想一下一个乞丐知道今年闹旱灾自己要不到饭一定会饿死于是杀了一个人储存起来以便日后食用,这个乞丐在生存的压力下被迫使然,所以这也不是主观自愿的,那么在旱灾这种特殊环境下杀人保自己的命算不算有罪。

点评 引用回复 点赞(0)

三体之WaterDrop 发表于 2016-4-20 19:41:32

10#

点评 引用回复 点赞(0)

提示:close

 

已赞!

 

提示:close

 

已关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注我们新浪微博微信 3

  

沪ICP备14049458号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Discuz! X3.2@2001-2013, Comsenz Inc 版权信息

更多友情链接

钛度社区 3G小说网 磨铁中文网 创世中文网 网易原创 起点中文网 潇湘书院 红袖添香 小说阅读网
科幻世界 书海小说网 纵横中文网 科幻星云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