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社区泛科幻大本营

注册

只看楼主

举着栗子听大刘谈科幻文学的前景与危机

美睿 发表于 2015-10-26 18:33:32 [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本帖最后由 美睿 于 2015-10-27 19:19 编辑

640.jpg
记者:现在《三体》的知名度已经很高了,外界对您的下部作品也充满了很高的期待,如何看待这些期望和一些捧杀的现象呢?

大刘:这个其实我心里很清楚,《三体》其实是作为一个类型文学成功的,像这种类型文学取得成功的话,除了作品本身一定还有许多外部因素起到了作用,例如互联网的推动、团队的宣传等。如果一个作品(如《三体》第三部)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那一定是这些因素在一起组成的合力造成的。换句话说这是一种机遇,你不可能每个作品都遇到这样的机遇。我并不期望下一部作品还能和《三体》小说一样这么幸运,我会以一个平和的心态来进行创作,并不期望他会在影响力上超越《三体》这本书。所以这方面我并不存在什么压力,也不会成为你所说的被捧杀的人。

首先,被捧杀的人已经失去了他对自己的认知了,他对自己产生了一种错觉,他不知道自己能力的高低和自己真实能力的界限在哪,他过分地自我膨胀,把所有的成功归到自己身上,忽视了外部因素。对这一切我还是很清醒的,不会发生那种事。

记者:听说您参与了电影的剧本制作,能介绍一下《三体》电影的具体情况吗?

大刘:可以说剧本还是很忠实于原著的,对原著的忠实度很高,没有出现一些本质性的改动。另一方面,从我自己的角度来说,我觉得小说改编电影,特别是长篇小说改编电影过分忠实于原著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我其实并不在意电影剧本会对原著做出怎样的改动,只要能够好看就行。

记者:您目前对三体电影的哪些方面比较满意呢?

大刘:电影的特效制作团队我还比较满意,很年轻,很有创新能力。

记者:您作为《三体》小说的原作者对三体电影的期待是怎样的呢?

大刘:我总的来说是抱着一个平和的心态来看这个电影的,从中国科幻电影的事业来说吧,你要拍摄一个大成本的科幻片是一个很复杂的事情,受到很多的制约,包括市场方面的制约、审查方面的制、各种技术方面的制约等等。所以在有着种种制约和困难的情况下这个电影能够立项,能够克服种种困难,最后还能拍完了上映在院线和观众见面,这个事情本身就有着重大的意义,这可以标志着我们中国科幻电影一个良好的开端,我觉得这个事情的意义在这上面就够了。

你不能指望中国第一部大成本科幻片拍出来就能和《2001太空漫游》、《黑客帝国》一样成为经典,那是美国拍了一百年才拍出的那么几部经典的作品。糟糕的是现在的观众他就是抱着这种心态来看三体电影的,他就是要求你的电影一出来就是《2001太空漫游》这种档次的,这也是让人很无奈和没有办法的事,这种期望本来就不现实。

2.jpg

记者:您觉得大陆科幻和香港台湾的科幻有什么区别和不同吗?

大刘:区别很大。首先这个香港和台湾的科幻你都不能混为一谈,香港的科幻是一种更偏大众化的、更通俗的一种文学;台湾的科幻就比较文学化,很像主流文学的一种表现方法,很文艺;大陆的科幻的特地就是它的多样性,非常的多样,可以说在现在的科幻文学中心美国那能找到的科幻小说样式在中国都能找到,所以说对整个的大陆科幻文学不能一概而论,很难用一句话说的清楚,只能说他的特点就是很多元,很多样,而大陆读者的欣赏取向可能还是偏于很传统和比较技术性的那种硬科幻。

另外到目前为止香港和台湾的科幻文学状况确实是比较低迷的,例如香港的科幻文学,曾经以黄易和倪匡为代表的科幻作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在市场上有着很高的占有率,这是很厉害的,但到现在为止,香港的科幻已经变得很低迷,市场变得很小了,台湾的也是,因为这两地从他的市场特点来说他的人口基数比较小,一本书能卖出3000册就很不错了,所以现在无论是香港还是台湾的科幻,它要是想发展起来它必须依托于大陆市场,本地的市场已经很难发展了,所以我认为这三地的科幻文学应该会渐渐地成趋同化这样一个趋势。

记者:现在有很多社会精英例如马化腾、雷军等都在谈论科幻、谈论《三体》,请问你对科幻文学精英化是怎么看待的呢?

大刘:首先科幻文学精英化这是个很复杂的问题,你说的科幻文学精英化最早发生在欧洲,科幻文学是从欧洲发源的,比较有趣的是,科幻文学是你唯一一个能说出它是在哪年哪月哪天诞生的这样一个文学,没有任何一个文学体裁有这样一个特点。科幻文学发源于英国,然后在欧洲发展起来,后来欧洲的科幻从乔治贝尔斯以后就开始走向精英化,精英化的结果就是欧洲科幻彻底的衰落。

但是科幻文学在美国走了另一条路,他不是精英化,他是大众路线,是一个类型文学,作为大众文学和类型文学的科幻在美国蓬勃发展了起来,并进入了黄金时代,现在的科幻文学其实主要就是在美国成长,所以在美国成长起来的现代科幻文学类型本质其实就是大众文学,可能有少量科幻文学有精英化的倾向,但是主流是大众的。回到中国来看这个问题就更复杂了,国内科幻文学确实可能有精英化的倾向,也有精英化的愿望,作者们都想把科幻文学精英化,但我个人认为科幻文学精英化的这条道路在国内不是一条能够持续发展的道路,我们还是应该走一个大众文学的道路,因为曾经在美国科幻文学也尝试精英化过,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到九十年代美国有过一场向主流文学靠拢的运动叫“新浪潮运动”,先从欧洲发源然后传到美国,产生了大量了作用,但是现在看来这个运动是失败的,最后美国科幻文学继续走他的大众文学道路。

记者:在主流文学中科幻文学曾是一个非常边缘化的文学,那您觉得现在主流文学是否已经开始关注科幻文学了呢?

大刘:主流文学确实不是太关注科幻文学,但是我个人认为科幻文学的发展并不需要得到主流文学的关注,就拿科幻文学发展最好的美国科幻文学来说,美国科幻文学它是完全得不到主流文学的任何关注的,这个不光是中国才有的现象,全世界都是。美国的科幻小说数量巨大,但是迄今为止没有一部科幻小说获得过美国的主流文学奖项,可能唯一的一个例外是布莱多波利的一本科幻小说获得过一个图书馆奖,仅此而已。事实上,现在中国的主流文学它的衰落比科幻文学还快,很可能过一段时间需要科幻文学出来关注它。(笑~)
所以你说的“在主流文学评论中科幻文学边缘化”这种现象其实正在改变,很多主流文学的评论家其实都在关注科幻文学,举个栗子 3.jpg
比如主流文学的杂志《人民文学》,最近也在不断地发表科幻小说,有一次一下发表了四篇科幻小说,这个力度是很大的,也间接引起了一些主流文学人士的关注。总的来说中国的主流文学现实主义的根基是根深蒂固的,你要想在短时间内赢得更多的关注有些困难。

记者:在中国的主流文学中科幻文学是属于薄弱的一环,一部分人会觉得这种类型文学其中的中国文化元素会没有主流文学更有代表性。

大刘:对类型文学的这种想法是普遍存在的,但实质上有很多我们会忽略的东西,我举个栗子,就拿刚过去的伦敦奥运会来说,伦敦奥运会上人们肯定要拿出英国的文化元素来代表英国文化,照咱么说拿谁?拿莎士比亚?不是,拿的不是莎士比亚,拿的是谁?是007,是憨豆。你注意看奥运会开幕式上最显眼的环节就是007护送女王怎么下飞机,憨豆跟着也出来了,莎士比亚也有,但并不重要。另外拿法国来说,法国是一个精英文学意识深重的国家,但在本世纪初还是哪一年说有人要把大仲马的棺材搬到先贤祠去,先贤祠是什么地方?那都是大文豪雨果、伏尔泰安葬的地方,当时就有很多人争论说“他有什么资格去那个地方?”,但是争论后还是把他给搬进去了,所以有些时候类型文学对主流文学更能代表一个国家的文化。

另外,类型文学它和主流文学之间都有相互不可替代的东西,类型文学代替不了主流文学,因为类型文学对现实的表现和主流文学是完全不一样的,这点人们看不到,人们认为有些类型文学和主流文学同样反映现实,其实不是这样的,类型文学反映的现实其实是一种传奇的现实,我再举个栗子吧,80年代过来的人都喜欢看香港的警匪片,香港的警匪片你看多了你对香港会是什么样的映象?你会觉得那个地方就不是个人能活的地儿。但其实香港是个繁荣稳定的城市,它的安全度很高,社会治安不会到那种程度。再一个就是美国的西部,你要靠西部片去了解美国的西部开发史那是完全弄错的,西部开发史不是那个样子的,所以说类型文学反映的现实是传奇化的现实,不是真正的现实,这一点它们相互之间是无法替代的,各有各的价值。但是,类型文学和主流文学我不认为有高下之分,双方哪一边都能产生经典作品,哪一边也都能产生垃圾,都一样。

记者:很多人说科幻文学的价值是在于它和科学的联系,也有人认为在科幻文学中科学知识是基础,思想才是它的重点,请问您是怎样看待这个问题的呢?

大刘:还是那句话,科幻文学不是铁杆硬科才叫科幻文学,各种各样的科幻文学都有,有的科幻小说和科学有着一定的联系,有点和科学并没有什么关系,但也被称作科幻小说,我举个电影的栗子,有个很好的科幻电影叫《盗梦空间》,它和科学基本没有什么联系,比如电影中梦境越深时间过得越慢这个说法就没有任何科学依据,但它确实是一部科幻电影。另外一点,我们要知道科幻文学毕竟是是发源于科学的一种文学,它有着其他文学没法替代的一些东西,那就是它的想象力与科学的紧密联系,这种基于科学基础上的想象力是科幻文学的核心价值,在我们保持科幻文学多样化的同时,我们也应该要坚持科幻文学的核心价值,如果把这个核心价值丢掉的话,那么科幻文学可能就失去它存在的意义了。

记者:那如果说非要在这两个方面选一个的话,您觉得哪个会最终引导科幻文学的发展呢?

大刘:这个很难说,因为科幻文学现在确实面临这方面的危机。一方面因为科学的日新月异发展很快,科学的快速发展让科学本身在人们心目中失去了那种神奇感,以科学为基础的这种科幻往往是一种描写科学奇迹的科幻,科学的奇迹感是它生存的土壤,这种神奇感消失了它的土壤就消失了,这也是目前科幻文学面临的最大的一个危机,甚至可以说是一个致命的危机,但如何解决这个危机,像你说的科幻文学试图通过各种方式来解决这种危机,举个栗子,比如有的向主流文学靠拢,有的抛弃科学,纯粹变成一个幻想小说,但是到目前为止我还是没有看到哪种努力取得比较明显的效果,所以哪个会成为科幻文学主流我真的不好说,我只能说科幻文学面临着一种本质上的危机,注意这种危机是本质,所以我现在真的想不出什么办法来克服这种危机。

4.jpg

记者:现在《三体》这么火,有没有出现各类影视公司向其他科幻作家争相购买小说的版权和影视改编权等现象呢?

大刘:有,并且这个现象很明显。其实早在四五年前科幻作品的电影改编权这一块还是很低迷的,基本处于无人问津的状态,但是仅仅过了四五年时间,科幻作品的改编权、IP的改编权就已经翻了很多倍。现在我听说有的科幻作家(不是我)的一篇短篇就卖出了上百万的价钱,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所以说这个IP价值的增长是很快的,这对科幻文学来讲是好事,虽然到现在我们还没有看到一部改编的国产科幻电影上映,但是我还是很期待2016年第一批国产科幻电影和大家见面,希望国产科幻有一个成功的开端吧。

记者:现在很多资本市场想来把科幻文学这一块变现,您觉得中国的科幻文学准备好了吗?能否站在当下的一个分口上呢?


大刘:呃……我们完全没准备好。 5.jpg 关于中国的科幻电影这一块,我们很多人一直把责任推到电影人身上、电视制作人身上,推到影视公司身上,其实这个问题很大一部分就在科幻文学和科幻作家本身,你根本拿不出一个好的作品,一个有影响力的故事来,你让影视公司去拍什么呢?当然,这个好的故事不只是指科幻小说本身,科幻文学不只是包括科幻小说,还包括科幻剧本,中国科幻文学编剧和国内科幻小说、科幻文学差得太多了,现在合格的科幻文学编剧已经成为了一种稀缺资源,一个好的编剧是一部科幻电影成功的关键。

记者:对很多想加入科幻文学进行写作的新人您有什么建议呢?

大刘:这分为创作内和创作外的建议,创作外是建议是:先找份工作(笑~),把科幻写作当成业余爱好,因为中国的科幻市场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是养不起专业的科幻作家的,从创作本身来说我没有什么好说的,很难教别人去怎么写小说,但有一点我想说:作为科幻作家最难的一点是什么?不是要拥有科幻才华啊、文笔要多好啊这些,作为科幻作家最难的一点是在你成长的过程中,在你经历了生活的磨砺后,在你经历了锅碗瓢盆平淡而琐碎的生活后你仍然能保持你对未知世界的好奇心,对遥远时空探索的欲望,这才是最重要的一点,如果你做不到这一点的话那你很难成为一个成功的科幻作家。因为要写出好的作品你需要人生的阅历,这种人生的阅历你需要生活的磨砺才能达到,这一点并不难,每个人到了一定年纪都会有了一定的人生阅历,但是难就难在到了这个年纪,这个人已经完全失去了他少年时期对未知世界的好奇心、对新世界探索的欲望、对新生活的向往。只有你吧这种人生阅历和少年时期的好奇心同时保存到一定年龄,保存到35岁、40岁甚至50岁,你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科幻作家,这一点坦率地说相当困难,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我不建议你进行科幻创作。



转载请邮件:jiaoy@youzu.com

扫码即可关注三体社区

三体社区微信号:

threebody-home


回复 点赞(0)

花与牛 发表于 2015-10-27 11:00:30

沙发

能转载么?????

点评 引用回复 点赞(0)

提示:close

 

已赞!

 

提示:close

 

已关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注我们新浪微博微信 3

  

沪ICP备14049458号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Discuz! X3.2@2001-2013, Comsenz Inc 版权信息

更多友情链接

钛度社区 3G小说网 磨铁中文网 创世中文网 网易原创 起点中文网 潇湘书院 红袖添香 小说阅读网
科幻世界 书海小说网 纵横中文网 科幻星云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