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社区泛科幻大本营

注册

只看楼主

【三体社区首发】原创小说 忆痕

风暴海岸 发表于 2015-4-9 16:23:24 [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本帖最后由 风暴海岸 于 2015-4-9 17:35 编辑

(一)
我到教室的时候,只剩下最后一排还剩下几个空位,其中一个座位上还放着一本《三体》。于是我一边往后走去,一边扫了几眼挤满了这间教室的同学。在最后一排的走道边我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而走道另一边正好空着,于是我把书包放在空位的抽屉里,决定就这儿了。正当我准备坐下的时候,手机突然响起,我一看,家里的电话,不太方便让周围人听到,于是就走到座位后面,拉了一张空椅子坐下。就在这时,走道另一边突然来了几个高大壮实的男生,赶走了那个我觉得熟悉的身影。于是那位身材纤细的女生不得已抱起书移到了走道的另一边——我刚占下的座位上。
挂掉电话,我哭笑不得地走过去对她说:“美女,你没发现这抽屉里有个书包么?这是我的座位啊。”女生啊呀一声,可是又没有丝毫打算站起来的打算,她先是左右张望了一下,发现真的没有空座位了,然后又看看我,似乎觉得我没有那么高大壮实应该也不会对她动粗,于是她用商量的语气小声地对我说:“……要不,你再找找别处?”我又好气又好笑:“你也看到了,哪儿还有座位啊。算了,要不拼个座凑合下得了。”她闪着眼睛点点头,往里面移了一点,我也拉了凳子,将就着坐下了。
上课铃很快打响,女生认认真真听着课,本子上也密密麻麻记满了笔记。相比之下,我的书上不过标注了几处重点,手中的本子也是拿来写小说而非记笔记的。不过至少安安稳稳,安静就成,我这样想着。可不一会儿,事儿又来了。走道另一边突然有人喊她,又是递东西又是有话说,于是女生把身子伸过去,她的侧脸在我的眼前来来回回。这时我才看清她耳上的白色耳机,拂过青丝绕过白皙的后颈。
又来了。多么熟悉的感觉。
我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雨嘉,你再把脸伸到我眼前,我可就要忍不住亲你了。”
女生嗖的一下缩回身子坐回原处,瞪着我足足看了五秒钟之久,然后以一种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质疑语气开口问我:
“我们认识?”
我们认识?我们当然认识。
那年你坐在第一排的走道边,而我在第二排你的斜后方靠着窗。每每我抬起头看黑板的时候,总看到你耳上的白色耳机,拂过青丝绕过白皙的后颈。一切都和眼前的你,一模一样。
“雨嘉,我保证我没有看错,我们是老同学了。当年我们争语文组长,连背三篇文言文,后来我实在不想争了就让给你了……”“胡说!那是我背的比你快比你熟练还比你好听!再说了我还是你英语组长呢!抽查你英语课文一个单元的都不会!”“想起来了?”“想……想不起来!”
我看着她的模样笑起来,她也终于意识到我出现在这里非常不正常:
“哎,你怎么在这里?”
“被学校派来交流,来听课的。”
“那好,别打扰我听课。”
“这么简单的课还用听?”
“这里可是一本重点哎,和你的学校不一样。”
“可我专业课向来八九十分,怎么办。”
“那英语呢?”
“呃……”

回复 点赞(0)

静默地张开双手拥抱到来的风暴

风暴海岸 发表于 2015-4-9 16:24:01

沙发

本帖最后由 风暴海岸 于 2015-4-9 17:35 编辑

(二)
雨嘉的学校建在半山上,山脚下是个小村庄,房子很有特点,居然还有保存完好的青石板路。我骑着自行车去学校,看到雨嘉抱着书小心翼翼地走着。刚下过雨,青石板路旁还是有些泥泞的,估计她是不想弄脏那一尘不染的白球鞋。我使劲蹬了几下赶过去,把车停在她身旁:“上车吧,雨嘉。”
我骑着自行车带着雨嘉穿过山路,进入学校,早早地来到教室。老师还没到,教室里的人寥寥无几。我习惯性地走到窗户旁的座位上,把书包放进抽屉,然后抽出笔和本子继续写着。雨嘉凑过来看,于是我往旁边挪了一下,雨嘉再凑过来,我又挪了一下。最后,我挨着窗户,雨嘉挨着我。我侧过头,看着她明亮的大眼睛。她也眨巴眨巴眼睛盯着我看。
“哎,你平时都在写什么啊?”
“写剧本,或者写小说啊。”
“那你现在写的是什么?”
“两条鱼的故事。”
“两条鱼的故事?”
“对,其中一条叫鱼乙。”
“另一条呢?”
“鱼甲。”
“怎么感觉名字怪怪的?好像还有点耳熟……”
“雨嘉,你真是个傻姑娘……”
“好啊你耍我……”
“喂,雨嘉,带纸了吗?”一个手突然从后面拍了拍雨嘉的背,我和雨嘉一起回过头去,是个我不认识的女生,一只手上黑乎乎一块儿似乎是水笔的墨。雨嘉连忙低头翻包找纸巾,我顺手一摸口袋,掏出几张叠得整整齐齐的卫生纸递过去:“呶,我这儿有。”雨嘉放下包,接过纸帮那女生擦手,可在那女生看到纸的瞬间我却似乎听到一声轻蔑的嘲笑,像是在说,居然还有带着这种纸出门的男生。我对雨嘉笑笑:“见谅,不谈恋爱许久了,所以出门不带餐巾纸。”这一次,我明明确确听到了,是她在毫不掩饰地嘲笑,嘲笑我这个连一包像模像样的餐巾纸都掏不出来的人,居然还好意思坐在雨嘉的身边。
我突然感觉到一种莫名由来的痛。似乎是因为雨嘉,又似乎不是。我仔细回忆着,使劲去想到底哪里不对。一阵恍惚中,教室里渐渐坐满了人,老师开始讲课了,雨嘉也认认真真地作起了笔记。我丢下笔,向后靠在椅子上,看着雨嘉耳上的白色耳机,拂过青丝绕过白皙的后颈。我悄悄将手握起,把小拇指使劲顶在掌心。可是我却感觉自己使不出任何力气,掌心也没有任何感觉。
于是我向后靠了一下。居然。
于是我再向后靠了一下。果然。
然后我又看着雨嘉,看着她耳上的白色耳机,拂过青丝绕过白皙的后颈,看着这与我记忆分毫不差从未改变的画面。
教室,老师,同学,桌椅,还有雨嘉……全都渐渐消失了。

点评 引用回复 点赞(0)

风暴海岸 发表于 2015-4-9 16:26:26

板凳

本帖最后由 风暴海岸 于 2015-4-9 17:36 编辑

(三)
所有的幻觉都诞生于某一点上你最真实的感觉。灼热的夏天你会突然觉得四周的建筑仿佛要融化。车水马龙的大街上你会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急速掠过了眼前。偏僻郊外你似乎觉得远方的地平线永远看不到边,而那一瞬间它似乎又在升起,在向你逼近。
我们都曾经历过,无数的幻觉。

于是我开始寻找幻觉开始的那一刻。
曾经我以为,那一刻是从我决定复读开始的。我坐在火车上,前往另一座城市,也许就是那一刻我离开了真实的感觉,开始进入一场庞大的幻觉。也许,从我坐上火车之前,从我领取毕业证,再次看到她一眼的那刻起,我就离开了现实。也许……

也许这一刻,依旧是幻觉。
我睁开眼。


现在是4月6日23点,清明节假期的第二天。我今年大三,而且不久之后就要大四。到那时,距离我离开大学也就不远了。
我一直想在学生时代谈一场美好的恋爱,可是我无数此的追逐却都未能如愿。在三个月前,我和追了七个多月却只“恋爱”了两个月的前女友分手,我尽了最大的努力消耗了许多时间精力,却只是在错误的时间和错误的人一起犯了一个错误。其实我的想法很简单,我只想简简单单平平凡凡有那么一个人,陪我散步聊天看电影,而我一定会付出我的全部去好好爱她。
只可惜这样的想法我也只能想想罢了。因为我已对爱情绝望。
这学期来的时候我没有带电脑,于是在每个晴朗的日子里我都会带着纸和笔在校园里溜达。我在操场边的长凳上看人群走过眼前,在运动场的看台上写那些灿烂的回忆,在教学楼的阳台上俯视或急或缓的人群,在音乐楼旁的草坪上听着不知谁弹起的琴声发呆……社会学家说过,人是具有社会性的。所以人就像是齿轮,人和人之间的交往就像齿轮咬合着转动,所以必须要嵌合——或者说有相通之处才行。然而,像我这样把自己磨得非常锋利、尖锐的齿轮,注定一个人转动。一个人行走时,每一步都把孤独的痛扎进心里。我知道,人不是为了孤独而来到这世上的,可是我的孤独却无药可医。
正如此时此刻,我宿舍的同学还在玩着游戏。我躺在床上,对他们的喧嚣充耳不闻,只是静静地望着天花板,那白色的墙上一尘不染。




点评 引用回复 点赞(0)

风暴海岸 发表于 2015-4-9 16:29:08

地板

本帖最后由 风暴海岸 于 2015-4-9 17:36 编辑

(四)
在春天雨嘉穿着她的白球鞋戴着她的白耳机来到我就读的大学。我似乎从未见过她穿棉料的衣服,只有或白或粉的外衣,配着浅蓝的牛仔裤,再加上瓜子脸、马尾辫、纤细的手臂看上去给人一种很轻盈的模糊感。我骑着自行车带着雨嘉绕着我的学校转了一圈之后,雨嘉便对我在这学校坚持了三年的毅力表示出极大的赞扬。我把车停在树荫下,指着这围墙内的狭窄世界告诉她,我每天都是一个人生活在这校园里,用矿泉水瓶装上一瓶凉白开,上完课就随便溜达,要么假装观察世界或是扮作思考人生。
雨嘉问我:“别人怎么看你呢?”
我看着远处流动的人群,说:“知我者,无须心忧。不知我者,又有何求。”
雨嘉说:“我发现你这人好奇怪。”
我扬扬眉毛,转头看着她的大眼睛:“怎么说?”
雨嘉说:“有时候特别骄傲,有时候又特别卑微。有时候固执的要死,有时候一句话就心软。”
我边听边笑:“知道阿喀琉斯和摩西吗?”
雨嘉点点头:“知道。”
我咳了两下,清了清嗓子,说:“摩西还是个婴儿的时候本该被丢到河里淹死,可是因为他长得俊美,他家人舍不得杀他,就把他放在河边,后来被法老的女儿收养才有了丰功伟绩。阿喀琉斯更是在敌人城下叫嚣:我长得这么美,你怎么可能打得赢我!哦对了,还有孔子他老人家,也把‘真善美’和‘假恶丑’分了类。”
雨嘉眨眨眼:“你想表达什么?”
我笑着说:“我身上的一切问题都可以用三个字解答:长得丑。这世界对我这样长得丑的人充满了恶意。”
雨嘉抿着嘴笑:“胡说八道!”
我也哈哈大笑,蹬着自行车载着雨嘉出了校门。
那天朋友请客吃饭唱歌,我喝了许多酒。回到宿舍之后,我和雨嘉用手机QQ聊到很晚。我打字速度很快,雨嘉却是慢慢地回复着。临近午夜的时候,我发过去一行字,却再也没有等到回答。我等啊等,等到闭上双眼,黑夜从四周袭来,将我的世界侵蚀撕裂。
那一刻我的灵魂仿佛离体而去,我看到自己躺在床上,手里还握着手机,手机一直没关,亮着的屏幕上还显示着发送过去的最后一条消息:
雨嘉,我们谈一会儿恋爱吧。

点评 引用回复 点赞(0)

风暴海岸 发表于 2015-4-9 16:59:58

5#

本帖最后由 风暴海岸 于 2015-4-9 17:36 编辑

(五)
事到如今我才发现这场幻觉远非我所想的那么简单。我现在一切所想所做,都被淹没在这场不真实的幻觉里。
我起身走到水龙头前,把水开到最大,然后把头伸了进去。

冰冷的水。临近窒息的真切。越真切越像幻觉。

那么——

现在应该是四月七日零点。
现在我应该还躺在宿舍的床上。
现在我看到的应该还是那一尘不染的白色的墙。
现在我应该闭上眼。

现在我又想起雨嘉。

点评 引用回复 点赞(0)

水人 发表于 2015-4-12 15:14:57

6#

魂自传体小说

点评 引用回复 点赞(0)

冰蓝寂静 发表于 2015-4-13 08:55:45

7#

下次最强脑洞是不是可以搞个故事接龙,版主给个题目,然后后面一人写一章,50章结尾,每章限制字数。到50章故事结束,通过投票选出最佳

点评 引用回复 点赞(0)

提示:close

 

已赞!

 

提示:close

 

已关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注我们新浪微博微信 3

  

沪ICP备14049458号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Discuz! X3.2@2001-2013, Comsenz Inc 版权信息

更多友情链接

钛度社区 3G小说网 磨铁中文网 创世中文网 网易原创 起点中文网 潇湘书院 红袖添香 小说阅读网
科幻世界 书海小说网 纵横中文网 科幻星云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