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社区泛科幻大本营

注册

只看楼主

朝鲜的真面目

Cain 发表于 2015-10-7 14:32:35 [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这是一个贫穷的国家,但可以确定的是,并不是每个地方的人们都在挨饿。我们没看到任何饥饿的迹象,就连人道救援组织也宣布,人们的营养状况有所改善,农作物的收成有所增加,农业改革给农民带来了更多的自由。在一个小城市的郊区,我还看到有妇女在售卖黄澄澄的柿子。

  我们穿过一片成熟待割的田地。地里的稻穗已经变成了浅金色,玉米的叶子已经干了,在风中沙沙作响,农民们正扛着铲子和锄头准备下地干活。这里的一切都是手工劳作,拖拉机很罕见,一切都靠“人力收割机”。他们就是这样慢慢地割下一束束稻穗,或者用手砍下成熟的玉米棒。
  虽然我们总是时不时地想要停下来看看,但金先生和吴先生却一点也“不想”。客观地说,这两位先生都很受大家喜爱,因为他们总是既快乐又有趣,但每逢这种时刻,他们就会表现得很为难。在他们的口袋里,放着一叠厚厚的批准文件,那是他们之前为我们的旅行申请的。在朝鲜,每次观光都需要盖很多个章才能获得批准。

  就近供应:平壤有数不清的零售亭,在发着光的流动显示板下面,人们正在排队等着购买饮料或是其他商品。朝鲜是一个贫穷的国家——但是饥民的迹象在市区的公共场所并不常见。

  他们俩之于我们,就如这个国家之于它的国民一般。他们对我们关怀备至,他们也会向我们发出警告、提醒和限制。如果摄影师说:“停车!”他们中的一位便会制止:“不行!”逛集市?不行。参观学校?绝不可能。我们想要接近普通的百姓,他们就会把我们赶开。
  在妙香山,我们停了下来,这是朝鲜人的幸运之山。人们要么身着传统服装要么穿西装打着领带。从这个角度来讲,朝鲜显然已经接纳了一些来自西方世界的东西。
  那是非常特别的一天。当我们走进国际友谊展览馆,一位自称讲解员的女士告诉我们,我们应当感到额外的幸运。她的脸如一轮白色的月亮,身上穿着一套金线编织的传统服装,脖子以下就起像是一个圆锥体,一直一样延伸到地面。“十五年前的今天,我们敬爱的领导人金正日同志被任命为朝鲜劳动党总书记。”而为庆祝这一天,我得以亲手打开那扇四吨重的博物馆大门——这真是太有意思了。
  我们的摄像马丁就没那么幸运了。导游刚才还在为搞到了那张馆内摄影许可而感到无比自豪,转眼就告诉我们,就在进馆前几分钟它又被收回了。原因?“我们也不知道”,吴先生说。在朝鲜旅行,不可预见的事情随时都有可能发生。
  我们闷闷不乐地走进这个镶嵌在山里、光线昏暗的展览馆,站在大理石上,欣赏着这里展出的外国客人向敬爱的领袖们馈赠的礼物。在一幅铝制的、有一面墙那么大的世界地图上,送过礼物的国家的首都都亮了起来:一共184个。而当前礼物的总数是:111,093。
  民主德国送了一个穿着少先队制服的丝绒熊猫玩具,俄罗斯送了一只俗气得难以置信的带有列宁肖像的花瓶。我最喜欢的礼物是尼加拉瓜革命政党桑地诺送的一只鳄鱼标本。它用前爪托着一只装着杯子的木盘,不怀好意地朝它奸笑。总之,这里就像是个世界各国民俗文化的精品展示,而参观者能做的,则是面对这些展示朝鲜自身形象的展品微笑。
  为什么把礼物展出来?我问那个妆画得惨白的讲解员。“为了让朝鲜人民看到,其他的国家是多么爱戴我们敬爱的领袖们”。

  ……某住宅区前的海报……

  给现任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祖父和父亲送礼物不是很正常的外交程序吗?她好像早已预见到了这一问题。“对于其他国家的领导人来说是这样的”,她回答说,但对于备受敬爱的朝鲜的领导人们来说就是另一回事了。“这些礼物是心意的往来。”她的表情中没有一丝怀疑。
  金先生和吴先生还领着我们去了好些纪念碑和革命纪念馆,同样是游览线路的保留项目。但说白了,它们就是“朝圣地”。每个纪念馆的墙上都挂着最高领导人的画像,他们脸颊绯红,笑容灿烂——这种笑容有着一个官方的说法: “阳光般的笑容”。
  讲解员讲述的不是我们所熟稔的历史,而是一部爱国版肥皂剧,一部由一个穷困的、被压迫的、名叫朝鲜的国家写的催人泪下的感伤长篇小说。在这中间,没有一丝马克思主义的气息,一切都是情感、同情、痛苦、快乐、自豪。这些基本的情感把人和政权维系了在一起,就像金先生说的:“朝鲜人,一定会共苦。”
  但是,人们真的相信它吗?
  这是我临行前提出的问题之一。几天以后我开始理解,这个提问本身就是错的。除此以外他们还能相信什么呢?六十年以来,除了官方思想以外再也没有其他思想存在过。所有的电视台,所有的书、歌曲、电影、报纸发布的都在用同样的语调发布同样的消息。我曾经遇到到一位来自前民主德国地区的女士。这位在平壤住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女士说:“与此相比,我们当时在东德真是相当自由。”
  这无疑是此次困惑之旅最为沉重的一面。



回复 点赞(0)

起落炎凉终如是  不若倚风笑斜阳

Cain 发表于 2015-10-7 14:33:34

-1#

晚上,我在酒店读一本小说时,一股忧伤的情绪突然涌入脑海,我意识到,就连这种内容简单、远离政治的故事在这里也没人能读到。缺少故事,才是最令人遗憾的。

  不过,至少我已经对这个国家逐渐有了些了解。比如,在一个餐厅里看到我们的司机在用美元付账,我便问:“这儿能付美金吗?”而两位导游看了看那些钞票回答道:“不行。”还有一次,当我想知道朝鲜有没有兑换外币的黑市时,答案是“没有。”但几天后,我们便在一个超市里光明正大地按黑市汇率兑换了钱,且价格比官方汇率便宜五十倍。对此,金先生和吴先生只是耸了耸肩。

  这是能把一个人逼疯的地方,也是一个会让人变得沉默的地方。五天后,我的问题就变少了,因为我发现,答案总是一样的。我开始和自己玩一个名为“朝鲜竞猜”的游戏:在提一个问题前我会先让自己猜猜,答案会是怎样的。结果是,我几乎每次都能赢。这游戏非常容易,因为规则很简单。

  在这里,没什么丑陋的事情。监狱、腐败、难民,所有西方报纸喜欢报道的话题都没有。剩下只有别人有过错,尤其是日本人和美国帝国主义。提起他们,金先生义愤填膺地说:“我恨他们。”你认识任何一个来自这些国家的人吗?“不认识。”


朝鲜人喜爱用壁画的形式颂扬他们热爱崇尚的主题,无论是国家最高领导人还是风景——比如秀美的金刚山。


  我们顺路到农村转了转,进到了非军事区北部的金刚山山区。1953年,朝鲜战争结束后,金刚山把朝鲜半岛分裂成了互不往来的朝鲜和韩国。前往金刚山的水泥公路非常颠簸,四百公里的路程我们走了大概八个小时。金刚山是朝鲜的灵魂景观,而我们的两位导游也非常愿意把他们用来描述朝鲜人本质的“外柔内刚”用在这座山上。在这里,裸露的岩石上绵延着最秀丽的森林,山上大片的红色和黄色的树叶鲜艳得像熊熊燃烧的火焰。而在清晨,山中烟雾缭绕,如红霞之网穿过雾丝,更仿佛一个奇幻的世界。

  可能也正因为如此,朝韩两国将他们的灵魂之山选作半岛南北双方亲人团聚的地点,而“团聚之屋”也就成了金刚山最重要的景点之一。由于几十年离散的朝韩家属们能在这里重逢并紧紧相拥而泣,团聚之屋也被称作“眼泪宫殿”(眼泪宫殿原本是指柏林的弗里德里希大街车站。作为东西德的边境关卡,它记录了家人们在柏林墙挥泪离别时的情景)。在眼泪宫殿周围,韩国人建了一座小城,里面有精致的酒店、免税店和提供晚间娱乐活动的马戏团。可惜的是,由于团聚活动因两国之间的争端被中断,它已是一座鬼城。


  朝鲜人和韩国人很少能像在板门店时这么靠近:蓝色木板房之间的一条低矮的水泥柱标志着两国的界限。照片前方的朝鲜军人站得笔直,他们对面的气氛则相对轻松。1953年,双方在这些木板房里签订了朝鲜停战协定。


  游客服务中心是一座空荡荡的小木屋,屋外的遮帘在风中飞舞着,没人肯费心将它收进来。我们的导游们似乎并没有因为中断的团聚而感到难过:“朝鲜和韩国只是共用了这片风景区,但我们互相之间并没有碰过面。”这种说法会让重新统一的希望黯淡下去吗?

  不会的。“我们只是需要时间。”他们说。

  而我知道,他们还没来得及说出的后半句话是:“等我们赶上来的。”


点评 引用回复 点赞(0)

提示:close

 

已赞!

 

提示:close

 

已关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注我们新浪微博微信 3

  

沪ICP备14049458号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Discuz! X3.2@2001-2013, Comsenz Inc 版权信息

更多友情链接

钛度社区 3G小说网 磨铁中文网 创世中文网 网易原创 起点中文网 潇湘书院 红袖添香 小说阅读网
科幻世界 书海小说网 纵横中文网 科幻星云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