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社区泛科幻大本营

注册

只看楼主

三体英雄榜5

尤尼沃斯 发表于 2016-12-31 23:45:48 [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三体英雄榜 | 托马斯·维德:前进!前进!不择手段地前进!
我恨我是中文系 2016-04-07 12:45

三体英雄榜的最后一个位置留给托马斯·维德,一个看似直接无比却神秘异常的人物。
和叶文洁、罗辑、章北海、云天明都不一样,维德在《三体》里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他的第一次出场是在危机纪元元年,刚刚大学毕业的程心走进他的办公室,迎接她的是两幅诡异的画,和同样诡异的问题:“你会把你妈卖给妓院吗?”
他就这样凭空降临在程心和所有读者的面前,怪异、冷酷、极度理性,没有任何关于家庭的介绍、关于过去的经历或者个人的心理描写。无论是在讨论阶梯计划时那句惊呆众人的“只送大脑”,还是在欣赏包括程心在内所有人的绝望时,维德都是沉稳老练的,唯一一次“失态”是那句狂吼:
前进!前进!不择手段的前进!!
Namiko Kitaura 人像作品
在那个危机四伏的乱世,维德常常让我想起曹操,一个性格古怪却才华横溢的天才,一个极度理智却也极度残忍的枭雄。但直到威慑纪元,他为了竞选执剑人朝程心连开三枪时,我才知道自己多低估了这个角色:
他没有叶文洁残留的对人类的救赎心,没有罗辑极度自制的责任感,没有章北海掩盖在血腥之下的大爱,没有云天明自我牺牲的隐藏属性——他只是一个极度渴望“做大事”的权力欲者。
权力是什么?是来自同类对你的认同与服从。这并不是在贬低维德,一个追求极致权力的人,与一个追求极致伟大的人,或者极致完美的人,并没有什么区别,都是一种需要极大精神力和忍耐力的事业。在这种理想主义人的眼中,一两条人命并不算什么。
所以他在刺杀程心失败被捕入狱十年后,可以又从容地出现在这个曾经的受害人面前,让程心把星环集团的巨大权力交给他,没有一点点尴尬和犹疑。因为程心和他都很清楚,权力对于他们两人,一个是毒药,一个是甘霖;一个弃之欢喜,一个得之如命。
他们是各得其所。
Martin Vlach - 观念摄影 - CNU视觉联盟
于是在所有人都习惯了这种定位后,《三体》之中最大的谜团出现了:六十多年后,维德在光速飞船进展的关键期,竟然唤醒了冬眠中的程心;并且在程心要求他放弃抵抗、束手就擒时,默默遵守了当年的承诺,把一切交给了人类;在联邦最高法院被判处反人类罪,在万分之一秒内被气化。
他的目光黯淡下来,有什么东西熄灭了,永远熄灭了,岁月崩塌下来,压在他身上,他显得疲惫无力。
维德怎么了?一个强硬如不会休止的机器的人,一个不择手段只为了达到目的的人,怎么会在最后关头,用这种让人瞠目结舌的方式,放弃了这一生的追求?!
伊朗摄影师Hossein Zare作品
失去人性,失去很多;失去兽性,失去一切。
这是维德另外一句名言,最初听时,倒也没觉得多么有感触,然后当我认真思考他最终的“投降之谜”时,却从这句话里读出了一种无奈,一种对全人类的无奈——
我用尽所有手段保留人类的兽性,却最终还是败给了人性。
是的,程心在维德眼中,就是整个人类的象征。这个无数次让人类陷入灭种危机,又无数次被人类选出来作为自己的代表的女人,一直在告诉所有人:她就是人类无法摆脱的人性面,善良而懦弱、博爱却无用。
于是当再再再一次,程心代表人类站在了他的对立面时,维德终于明白,在人类的土壤里,他实现不了终极理想。
权力是什么?是来自同类对你的认同与服从。
如果同类反对你,你的权力从何而来?它从哪里生根发芽?它在哪里开花结果?
维德的强硬性格以及对人类群体的冷酷,或许就是因为他无法真正脱离这个群体。
毕竟如果你想成为英雄,就必须把人类文明作为实现自我价值、成为英雄的土壤。
毕竟你见过哪个枭雄或者暴君,不珍惜自己的江山社稷的?
毕竟没有了江山社稷,权力何存?
Rupert Vandervell黑白摄影
也许六十多年前,与程心签下契约时,维德已经下了他最后的赌注,因此他必须遵守诺言把程心唤醒,因为他是在“开牌”,是在骰钟里查看自己最后的点数。当输的定局出现时,他绝望了,那一刻机器坏锈了,枭雄老去了,他老了、累了,放弃了早该放弃的终极理想。
那一刻,我突然想起牺牲了一切却换来独裁者骂名的罗辑,他也是在卸任的那一刻,一秒也不耽搁地离开了不见天日的防空洞,尽管已经预料到三体的进攻,却不再想去拯救了。
而维德却比罗辑更痛苦,后者是被迫成为“救世主”的,用小爱发展成的大爱来支持自己那10%的神性;而维德却是一个纯纯粹粹的个人救世主义狂热分子,他自愿担负起“救世主”的责任,但人类却不愿意给他这个机会。
如果维德的灵魂能够保存到二维打击那天,我想这个被同类抛弃的“救世未遂者”,也许会像当年欣赏程心的绝望一样,默默地欣赏着全体人类的绝望,嘴角带着一抹冷漠的嘲笑;也许,会淡淡地一声叹息。
Nicolas Bouvier 摄影作品
在执行死刑之前,维德与程心最后见了一次面,他们隔窗而坐,“然而程心知道,隔开他们的除了这面透明屏,还有人世间最深的,已经永远无法跨越的沟壑。”
这种极度绝望之后的淡漠,和三体人在母星毁灭之后面对程心时的淡漠如出一辙,是那种对人类整体的失望和漠然。
凡人始终不会理解枭雄的理想,而枭雄也无法脱离凡人单独存在,这就是维德的悲剧。

“我把太阳移到西天,随着阳光角度的变化,田野中禾苗上的水珠一下子晶晶闪亮起来,像突然睁开的无数眼睛。我把阳光调暗些,提前做出一个黄昏,然后遥望着地平线上自己的背影。我挥挥手,那个夕阳前的剪影也挥挥手。看着那个身影,我感觉自己还是很年轻的。”

这是个好时光,很适合回忆......


回复 点赞(3)

提示:close

 

已赞!

 

提示:close

 

已关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人气用户

关注我们新浪微博微信 3

  

沪ICP备19005476号-1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Discuz! X3.2@2001-2013, Comsenz Inc 版权信息

更多友情链接

钛度社区 3G小说网 磨铁中文网 创世中文网 网易原创 起点中文网 潇湘书院 红袖添香 小说阅读网
科幻世界 书海小说网 纵横中文网 科幻星云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