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社区泛科幻大本营

注册

只看楼主

三体英雄榜2

尤尼沃斯 发表于 2016-4-29 20:43:39 [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三体英雄榜 | 罗辑:90%的人性与10%的神性


要写罗辑大神了,我有点激动。
作为贯穿《黑暗森林》与《死神永生》的灵魂人物,除了叶文洁之外,无人能与罗辑争锋:“黑暗森林法则”的正式发现者,引力波广播威慑的建立者,在位时间最长的执剑人,光速飞船的参与研发与见证者……他一次次力挽狂澜拯救地球文明,最终平静地与太阳系一同死去。
他满足了一个悲情英雄应具备的所有要素:一个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被迫成为拯救世界的超级英雄,在人类被三体世界控制后,利用自己的发现使三体世界向人类妥协,开创了威慑纪元,成功使地球文明获得长达百年的和平,最终成为人类文明的“守墓人”。
他经历过爱、恨、惧,看似像一个看破红尘的老者,却无论在任何时候,都守在抵抗的第一线,无论是坐在挖好的坟墓里与三体文明谈判的时候,还是无言做着地球反抗军精神领袖抵抗三体侵略的时候。
智子对程心说,罗辑的威慑度曲线像一条凶猛的眼镜蛇,在百分之九十高度波动。90%,真是一个刚好的数字,不像程心那么弱,也不像维德那么极端。他永远用防备的眼睛盯着敌人,又能够在玉石俱焚的边缘耐心地守望着。那90%是他的人性,那里有生存、自保、威胁,剩下的10%是他的神性,那里有和平。
Nicolas Bouvier黑白摄影
我一直对于罗辑经历中的一段空白感到疑惑,那就是在《黑暗森林》最后,他与妻子庄颜以及孩子在引力波天线附近玩耍,一派天伦之乐的场景;然而在《死神永生》里再见时,他已经是一个在深埋地下的防空洞里,做了几十年执剑人的百岁老人。
庄颜和孩子呢?为什么没有和他在一起?在冬眠技术已经十分发达的威慑纪元,要让庄颜和孩子长久地和罗辑相守是很容易的。
可是没有,他一个人孤单单地、沉默地在暗无天日的防空洞里,冷眼看着两个文明的交往和暗流。
我只能想到,或许这是罗辑主动的要求:两个文明不敢把生死寄托给机器,他是最合适的执剑人人选,但要做执剑人,就要无时无刻地保持冷静、警惕、忧患,而家庭美满的罗辑是无法胜任的,唯一能够胜任的只有当初那个被世人冷视抛弃、独自坐在坟墓里和三体谈判的罗辑。
他要成为执剑人,只能把自己变成那个“坟墓”里的罗辑,所以他只能离开他爱的人。
他是执剑人,更是历史上任职最久的面壁人,他把一切情绪都藏起来,把自己变成一架90%威慑度的机器。
Junichi Hakoyama黑白摄影
可是他还是再一次被世人冷视抛弃了,建立在他自我牺牲基础上的威慑纪元已经是个几乎没有“男人”的时代,古希腊悲剧英雄般的罗辑在他们眼里是个怪物——
默认文明已经相当发达的人类,居然只能通过一个人的威慑才能苟延残喘?!默认民主已经相当发达的人类,竟然还是要依靠“人治”?!这让人类感到沮丧,进而感到愤怒。
就像很多人面对世界的种种不平,只会呐喊“我反对、我抗议、我不准”,而当你问他打算怎么解决时,他会矫情地一摆头:“我不知道,但我就是要反对现状,因为现状我不喜欢。”
所有地球人都知道自己做不了罗辑的工作,但是依然不妨碍他们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用种种伟光正的罪名对罗辑进行批判。所以他们会选择程心,因为程心和他们一样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她浑身母性光芒,让受够了罗辑强硬作风的“孩子们”感到放松和惬意。只是没人想到,程心是在真的道德制高点上,高得只能做形象代言人。
Nicolas Bouvier黑白摄影
人类不感谢罗辑,那么罗辑呢?他是否会被自己几十年的“英雄”生涯自我感动?并没有!在执剑人交接的时候,他“轻轻后退两步”“转身迈着稳健的步法向大门走去”,守在门口的检察官要指控他“世界**”,他“没有看这些人”,“可能根本就没有觉察到他们的存在,他眼中锐利的光芒熄灭了,代之以晚霞般的平静。漫长的使命已经最后完成,那最沉重的责任现在离开了他”。
第一次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就突然有一个预感,或许三体文明马上就会进攻地球,在罗辑离开的这一瞬间,而罗辑是清楚知道这一点的,但他不想再回去了,才离去得这么决绝。
果然15分钟后,三体文明进攻地球,而罗辑也真的再没回过头。
那一刻我似乎看到年轻时吊儿郎当的罗辑,在清晨的街头思考着昨晚和自己滚床单的姑娘究竟叫什么名字;看到成为面壁人的罗辑,用着公家的钱心安理得地过着衣食无忧、美人在怀的小日子;看到坐在“坟墓”里的罗辑,云淡风轻地告诉三体文明自己的威慑计划……最后看到的,是《黑暗森林》结尾他与妻儿短暂温馨的背影。
罗辑大神走了,罗辑回来了。
Nicolas Bouvier黑白摄影
人类不会感谢“独裁者”,人类只感谢伟光正的“英雄”。但实际上罗辑从来都不是英雄,他只是一个由“人”扮演的“神”,而所有的“神”到最后,都不免走上“天地不仁”的道路,作为“人”的罗辑,终于还是要走下神坛。
他最终选择了和太阳系一同毁灭,而不是乘坐光速飞船逃离,他说:“我活得够长了……在这里做一个守墓人很合适……我什么都没有失去。”从面壁人到执剑人到守墓人,他最后还是选择做“人”,因为做“神”太累了。如果可以,也许他更想回到那个与叶文洁见面的黄昏之前,做一个浑浑噩噩的花花公子,直到世界末日。
所有人(包括智子)都在罗辑的眼里看到了90%的威慑度,那吓住了他们;但没人看到他心底那10%的自我压抑,那才是真正的“神迹”,是一个“人”精神力的极限,是人性能够自我牺牲的极限。



回复 点赞(1)

三体之WaterDrop 发表于 2016-4-30 08:38:42

沙发

点评 引用回复 点赞(0)

逃亡 发表于 2016-5-1 12:36:06

板凳

分析的挺好的。期待下一个人物的分析。
来自: 手机APP客户端

点评 引用回复 点赞(0)

提示:close

 

已赞!

 

提示:close

 

已关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人气用户

关注我们新浪微博微信 3

  

沪ICP备19005476号-1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Discuz! X3.2@2001-2013, Comsenz Inc 版权信息

更多友情链接

钛度社区 3G小说网 磨铁中文网 创世中文网 网易原创 起点中文网 潇湘书院 红袖添香 小说阅读网
科幻世界 书海小说网 纵横中文网 科幻星云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close